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心癢難耐 我把樓上的寡婦拉上床

會帶你去嘗試一家新的餐廳,帶你去看一場口碑不錯的電影,會帶你去嘗試一家新的餐廳,帶你去看一場口碑不錯的電影,酒吧
  買房子是我家頭等大事,我和老婆轉了幾乎大半個城市,看了數十個樓盤,終於在瀕臨市區,交通方便、環境優美的地方,發現壹個性價比頗高的小樓盤。掏出70萬白花花銀子後拿到壹紙合同,這意味著在這個千萬人大都市,有了屬於我的100平方米地盤,雖然這房子是空中樓閣——三樓,腳都猜不到大地,身體接觸不到地氣。


  在裝修房子時,妻子忙前忙後,跑東跑西,好不操心,好不累。我心疼她,我想幫忙,可她堅決排擠我參與,絲毫不聽我的意見。不過,我不在乎,買房子就是讓妻子高興和享受的,她愛怎麽裝就怎麽裝吧,我還落個省心呢。

  那些日子,妻子只分配給我壹個活,讓去做做監工,她怕民工別糊弄我們,糟蹋材料。可是,我去了幾天後妻子幾不讓我再去。她發現了情況,感覺到壹種危機。她讓我遠離正在裝修的新房,讓我搬家後再去。

  我壹頭霧水,不知怎麽回事,問她,她也不解釋,問多了,她幹脆不搭理我。後來,我看她實在太累,說還是我自己去盯著,我壹個大老爺們,整房子這麽大事,妳不讓我做,我不整個廢人嗎­妻子翻我壹眼氣都都說:讓妳去���我放心嗎­有什麽不放心­就妳能,是吧­妻子這麽不信任我,我很不滿。看我臉色難看,妻子語氣緩和了壹下說:不是對妳不放心,是對咱家樓上那個小寡婦不放心,妳沒見她壹天去咱家好幾趟。


  原來妻子是為這個,我覺得很好笑。我對她說:我跟人家都不認識,壹樓張大爺說她帶個孩子獨自生活,很不容易。她去咱家是看裝修,有時還給出出主意、送點水什麽的,人家是好心。我感謝她的好心,可我怕妳的魂被勾走。妳沒看小寡婦看妳時的眼神,和妳說話的腔調,還有她穿的那衣服,嘖嘖,多暴露啊。她壹去,妳眼直了,那幾個民工的眼也直了。

  真佩服妻子觀察力,小寡婦去那裏時,我印象中妻子只有壹兩次見到,可她壹下子看穿事情隱患。說實在的,那個小寡婦是很撩人,她聲音爹爹的,眼睛水水的,胸部滿滿的,屬於男人壹見就動心思的壹種女人。

  和她說話,我還真有點蠢蠢欲動的感覺呢。壹天吃晚飯時,妻子跟我說她要到外地培訓新業務,時間半個月。她還告訴我要記得給新樓房通風換氣。我點頭答應。後來妻子語氣突然嚴厲起來,狠狠對我說:妳不能在那裏待很長時間,打開窗戶後立即走,明白嗎­要是讓我知道妳和那個小寡婦有瓜葛,可別怪我不客氣。


  想到小寡婦,我心裏癢癢的,也有壹股莫名沖動。我想妻子這壹走半個月,我是不是有機會粘腥啊­不過,我臉上沒有表現出來,壹本正經地說:放心,我已經是標準家庭婦男,對別的女人壹點興趣沒有,心思都在妳身上了,妳還不知道嗎­妳也不想想昨晚妳有多美­我要是有外心,能對妳那麽賣力氣嗎­?


  聽我這樣說,妻子臉微紅,呵斥我:別沒正經,這是給妳打預防針,妳知道就好。對了,我是夜裏11點的飛機,單位來車接。啊­今晚就走啊­那咱得抓緊時間。說著,我撂下碗筷,拖起妻子就往臥室去。妻子半推半就說:幹嗎啊­至於嗎­沒見過妳這樣的。我手下利索,她說話時我已經把她那薄薄的職業裝解開了……

  妻子走了,我心壹下子放松下來,可也有壹股強烈欲望,是什麽­我心裏清楚,那就是小寡婦火爆的身材和誘惑的聲音。於是我轉天早早來到新房,估計也就是六點多吧。把所有窗戶打開後,我走到門後,故意把防盜門打開壹條足以看清房間內部的縫隙,然後坐在唯壹的壹把椅子上抽煙。


  大約十幾分鐘後,我聽到房外有走路聲音,我的神經立即緊張起來,眼睛盯著外面。很快從門縫裏看到是個男人,我感到沮喪,繼續悶頭抽煙。又過壹會兒,外面再次傳來走動聲音,這次從聲音就能聽出下樓的壹定是個女人,因為那高跟鞋的聲音很清脆。果然,聲音在我家門外停住了,接著從門縫裏我看到了壹張女人魅惑的臉,正是樓上的小寡婦。

  她朝我笑笑問:大哥,幹啥來了­這麽早­我心開始緊張得亂跳,趕緊站起來走到門口說:妳好,來,請進。我是來開窗通風的。說完,我拉開門。

  小寡婦扭著性感腰身閃進我家,然後媚笑著問:不都是大姐來開嗎­怎麽今天是妳­哦,那什麽,她今天臨時有事。我看著她緊身體恤直發呆,想象著裏面那兩座山峰。對了,大哥,妳看這麽多日子都不知道妳叫啥­小她走進裏間,看我家臥室裝修。我叫雄偉。我跟在她後面,慌慌回答。哦,妳是夠雄偉的。小寡婦和我開始打呵呵。


  妳叫我小劉就行了。她笑嘻嘻說到。閑聊了幾句後她說:不行,我得趕緊走了,給孩子買早餐。說著,她從臥室往外走。此時,我恰好站在門口,於是有意識稍微側壹下身子,留出夠好壹個人通過的空間。她要想通過那個窄小空擋,必須側壹下身子。與我想象的壹樣,在她出臥室時,她面朝我,挺了下胸說:回頭咱再說話。

  我明顯感覺被她胸“襲”了,因為她那兩座山般小峰,“嗖”地很快蹭了壹下我。我精神立即緊張而又有點興奮,然後急急對她說:好,壹會兒見,我今天沒啥事,上午在這兒多能待會。我對她暗示。是啊­那就擦玻璃吧,幫老婆多幹點活。說完,她沖我媚惑壹笑走了出去。我又開始焦心等待,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上手。唉,做男人真難,幹點事多復雜啊。


  半個多小時後,小寡婦拿個提兜又路過我家門口,她像剛才壹樣,看看我問到:呵呵,妳還沒走­我說沒呢,去單位也沒啥事。妳這是去幹啥­買菜嗎­是啊,兒子要吃炸雞翅,買幾個去。她邊說邊又走進房來。這次,我膽子有點大,在她進來屋時,手輕輕碰了壹下她後背。隨後我把房門關上,請她坐到椅子上。我發現她還是穿著剛才那件裙子,不過上衣換成了白色絲綢半袖衫,很透,很薄,甚至連裏面顏色很淺的淡綠乳罩都能看得很清楚。

  我站在她旁邊問到:妳怎麽不上班嗎­上什麽班啊!沒班可上,閑在家照顧孩子。她歪頭看著我,紅潤臉盡顯光澤艷麗。那妳是富婆嘍­呵呵,不上班,又這麽瀟灑,羨慕。我嬉笑著說。什麽富不富的,還行,夠吃。說這話工夫,她彎腰整理腳上皮拖。

  她的這個姿勢讓我對她那傲人胸脯壹攬無余,鼓動我咽了口唾沫說:漂亮女人不被上班拖累是壹種幸福。看來,妳是個幸福小女人。我的話開始有勾引味道。她臉色忽然有點陰沈,隨後有些哀怨的語調問我:妳看我幸福嗎­?


  多幸福啊!沒有工作壓力,想幹啥就幹啥,多自在。女人還是愛惜自己壹點好,不要在外面奔波受累。太操心的話,女人容易老。對了,妳今年頂多三十歲。我開始進入勾引正式話題。誰說的,已經三十四了,孩子都十壹歲了。老了,沒看頭了。她邊手邊嘆氣說。


  可不老,妳看妳的皮膚還很白,臉很光澤,身上充滿年輕人朝氣。說著,我湊近她壹些,繼續說到,這件衣服很適合妳皮膚,是純絲綢吧,看著很高檔。是絲綢的,摸著很滑膩的,妳摸摸看。說完,她朝我擡起胳膊。我感覺身體已經有變化,眼睛有點發光,手草草在她短袖上摸索幾下。看著她的魅惑神態,我壹沖動握住她胳膊,嘴裏諾諾說:妳真不像三十多歲人。

  哈哈,­是嗎?­她沒有動,任憑我攥著她胳膊。我又湊近些,想再有所動作。可是,她忽然站起來說:孩子中午壹點去上學,他走後我就沒多少事了,現在得趕緊給她買雞翅去,還得紅燒呢,很麻煩的。說完她朝我意味深長地笑笑後走出房間。我開始砸摸她話中滋味,她好像對我有所暗示,也就是下午我們可以…….是不是那樣的,我不知道,我瞎想,我更渴望。


  接下來的半天,對我像半年那樣長,我坐在辦公室裏沒心思幹活,腦子裏都是小寡婦影子。我知道,自己的“花病”又犯了。中午在街上胡亂吃點東西後,我趕緊去了新房等她。不知道是不是如我猜想的她來找我。
視訊我們可以試著讓他去維護別人寫的程式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